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人物人物

[特朗普]川普不为人知的香港情事

2020-04-26 08:25:37来源:李光斗作者:李光斗栏目:人物人已围观

简介那时的特朗普不缺美女就缺钱,但也不得不逢场作戏。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要想人莫知,除非己莫为。这就有了后来那张港女明美莲坐特朗普大腿的照片流出坊间。

关键时刻,人们往往选择相信男人不相信女人。比如五年前,在希拉里和特朗普之间,美国人选择了特朗普。二十多年前,另一个女人玛丽·特朗普的忠告大家也选择忽略,她曾说:我的儿子零常识、零情商;可他是我儿子,但如果他从政那将是一场灾难。她的儿子就是唐纳德·特朗普。

川普与母亲玛丽·特朗普

坐上总统宝座之前,特朗普已经是亿万富豪。他不差钱,入住白宫时特朗普说那是他住过最小的房子;40万美元年薪对他来说太少了,所以上任总统后把工资全捐了,每年只拿1美元。特朗普说当总统让他损失了几十亿。

特朗普也不差美人环绕,三任太太不是超模就是选美出身,经商时期,他还曾一举买下“环球小姐”“美国小姐”“美国妙龄小姐”选拔委员会的主办权,成为其后台老板。他还是美国历史上唯二离过婚、唯一离过两次婚的总统。

特朗普1946年出生于美国纽约市郊,上有一哥一姐,下有一弟一妹,排在中间的他在经商方面的天分最得父亲真传。

特朗普一家并不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祖籍德国,但关于父亲弗雷德•特朗普确切的出生地特朗普却从没有说对过,这有可能是父亲也没有跟他交代清楚过,因为父亲在二战之后常告诉别人,他们家族源于瑞典,关于保姆出身的母亲,他更是很少提及。

特朗普父亲的那个年代的人读书不多也正常,弗雷德高中毕业后就开始琢磨怎么赚钱了,他一开始花了不到5000美元盖了所独门独院的小房子,然后以7500美元卖出,然后再建再卖,由于价格公道设计新颖在当地很受欢迎,就这样积累了第一桶金,钱慢慢多起来后就建更多的房子,有租有售。那时候弗雷德还尚未成年,很多法律上的文件都得让奶奶出面签署,于是弗雷德的第一家公司就命名为“特朗普母子公司”。

在特朗普出生的时候,父亲弗雷德已经是纽约市郊最成功的房地产开发商之一。

川普父亲弗雷德

商人家庭长大的特朗普从小念得是生意经,上学时就开始给父亲打工,他的第一份工作是从底层做起——收租,关于这段经历他在自己的自传《做生意的艺术》中这样写到:

干这个活没有好体格是不行的,因为如果有人赖账不还,你就得拿大块头吓唬他们。我学的第一招讨租技巧是敲门时不要站在门的正前方,应该靠墙站着,伸手敲门。第一次听到这个技巧时,我很是不解,“为什么这么做?”我问一位收租者。他对我的疑惑很诧异,他告诉我:“如果你靠墙站,只有你的手会有危险。”看我还是没明白,他继续说:“干我们这一行,不得不防,如果你不合时宜地敲了一个公寓的门,很可能被开枪射中。”

这种生意肯定没有远大前程,到了1971年,25岁的特朗普决定到大城市去闯荡一番。于是他到曼哈顿租了一套小公寓。这套公寓有多小呢?特朗普自己这样形容:我试图把它隔成小间,好让它显得宽敞一些,但不管怎么努力,它仍然是肮脏而黑暗的小公寓。

若干年后,当他嫌弃白宫太小的时候,一定忘了自己早把这段经历白纸黑字的写进了书里。不过正是这间小公寓,让特朗普开始从乡下的孩子,变成城里人。

进城后的特朗普经商思路一下子又打开了,他在曼哈顿做的第一件大事是设法加入李氏夜总会,因为那里汇聚着世界上一些最成功的男人和最漂亮的女人。

当然那个时期的特朗普还顾不上美人,他在努力学习“纽约这个舞台是怎样运转的”,在李氏夜总会处处留心的特朗普果然结实了很多有钱有势的政客名流,这些人后来要么在他的特朗普之塔和特朗普派克大厦买下了最昂贵的公寓,要么为他扩张地产版图添砖加瓦。

来到曼哈顿短短几年时间,乡下小子特朗普已经成为纽约风光无限的大富豪。这时候父亲的“特朗普母子公司”已经更名为“特朗普集团”,唐纳德•特朗普取代父亲把家族生意带上一个新台阶。

经营酒店之后,特朗普又发现了一个“大秘密”,原来自己视为强大竞争对手的喜来登根本不靠经营酒店赚钱,赌场才是人家最大的利润来源。于是特朗普把目光投向一片荒漠的拉斯维加斯,“在法律允许的情况下会不惜一切手段去争取胜利”。

言行出位、作风高调的特朗普在整个80年代风光无限,他在纽约第五大道公寓的大门都镀上黄金,豪宅客厅的正中央也伫立着巨大的大理石喷泉,这样的招摇奢侈白宫确实比不了。

但到了90年代,美国地产业不景气,特朗普所拥有的房地产也快速贬值,他的个人资产从17亿美元跌至5亿美元,一下子从地产大亨成了欠债大王,收入不够偿还利息的他必须想办法调度资金进行周转,濒临破产。

直到1994年香港临近回归,一些港商打算投资海外,这时两个助特朗普度过一劫的重要人物出现:郑家纯和罗康瑞。郑家纯,香港新世界集团主席,一代大亨郑裕彤长子;罗瑞康,香港总商会主席,也就是郭晶晶婆婆的现任老公。

他们对特朗普的物业产生兴趣,于是喊话他来香港谈生意。特朗普很不愿意长途跋涉、客场作战,可是在资金的压力下也不得不漂洋过海来香港。没想到,一来先遭到个下马威。

按照香港商界的老规矩,郑家纯、罗康瑞先邀请特朗普打了一场高尔夫,毕竟很多大生意都是在球场、酒桌上谈成的,特朗普也是开过赌场的人,大家干脆开出赌注:1000美金一个洞。殊不知债台高筑的特朗普已经几乎算是被“限制消费”了,吃饭每餐都只有10美元,1000块真的玩不起,只好窘迫的把赌金改为100美元。几轮下来,特朗普依然是输多赢少。

有朋自远方来当然要请吃饭,二人特地邀请特朗普去郑家纯父亲郑裕彤家里吃饭,还顺便拉来美女公关作陪。这位略显稚嫩的小美女不是外人,正是郑家纯的父亲-新世界集团主席郑裕彤的干女儿,香港马主明嘉福的千金明美莲,美莲也是出自富豪家庭,刚刚出落成美人胚子,青涩活泼,即将赴美国南加州大学读书。

特朗普与明美莲

那时的特朗普不缺美女就缺钱,但也不得不逢场作戏。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要想人莫知,除非己莫为。这就有了后来那张港女坐特朗普大腿的照片流出坊间。

干爹永远不如亲爹靠得住。美莲年幼无知,纯属被当作棋子摆了一道。多少年后,美国名牌大学毕业已嫁为人妇的美莲一定后悔当年的懵懂入局。

但是特朗普不喜欢吃中餐也不会用筷子,好好的一顿饭吃得十分尴尬。席间第一道菜很硬,是一整条鱼,服务人员专门把鱼头对准客人,可是一嘴利齿、瞪着眼睛的鱼让特朗普瞬间没了食欲。中国人招待贵客无酒不成席,两人香港商界的大佬又力劝特朗普喝酒,但他们不知道特朗普是禁酒主义者,而且这背后还有一段不足为外人道的心酸往事。

特朗普有一个哥哥,通常家中生意都是由长子继承,爸爸原本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哥哥实在不喜欢做生意,而且爸爸十分强权,是说一不二的作风,哥哥在父亲的“压迫”下唯有终日借酒浇愁,才43岁就死于酗酒。此后,特朗普发誓滴酒不沾,并终生持戒。

赌场不得意,酒场、情场也失意,可是资金的压力容不得特朗普任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能硬撑着打起精神听之任之。好在郑家纯和罗康瑞最终还是把特朗普这个位于纽约曼哈顿黄金地段的烂尾楼项目接了下来。当时的合作方案是,两人接下项目独立开发,特朗普什么都不要参与,可以分得30%的利润。但特朗普事后对此方案耿耿于怀,还要打官司,可见房地产行业的利润有多高。

在当总统之前,自觉受到香港商人感情伤害的特朗普再也没有踏足过中国的土地。

一直到2005年,随着美国经济的复苏,特朗普才逐渐摆脱资金压力的困境。但一喘过气来,特朗普就把郑、罗二人告上法庭,声称不满这桩交易,索赔10亿美元。

郑、罗二人当然不能吃这个哑巴亏,一场官司打了4年,最终,法庭以特朗普无理取闹,违反契约精神为由,起诉不予支持。

后来罗康瑞说起对特朗普的印象,只说了一句话,“这样一个人如果当总统,那真是……”

不管怎样,进入二十一世纪后特朗普翻了身,并在电视宣传方面大做文章,又是选美又是做商业选秀节目,进而雄心勃勃的瞄准总统位置。

时过境迁,2016年70岁高龄的特朗普一举当选美国总统,金钱、美人、权力他什么都不差了。

当年的小女孩明美莲早已和拍拖多年的男友吴祥贻在香港中环坚道天主教堂举行婚礼,并在君悦酒店摆宴席三十桌。此后明美莲放弃工作在家相夫教子,生女聪慧,可谓美满。而香港富豪马主明嘉福在女儿嫁人五年后撒手人寰驾鹤西去。

明美莲与儿子

特朗普第一届四年总统任期将到,面对当下的美国,特朗普还能说出“让美国再次伟大”这样的话吗?

他竟然已经说过了。

在特朗普自传《做生意的艺术》中关于做生意(做人)要货真价实时,他举过一个有关吉米·卡特的例子,说当年吉米.卡特败给里根后还找他捐款500万美元,特朗普哑然失笑,无言以对。

特朗普形容:

在那以前,我从不理解吉米·卡特是怎样成为总统的,答案是,虽然他完全不胜任这一职务,但吉米·卡特却具有要求得到某种非凡东西的头脑,胆量和手段。这是他当选为总统的最重要的能力。但是,美国人民当然很快就明白过来,吉米·卡特不能胜任这项工作。所以,当他想再次当选时,即遭到惨败。

不知道现在美国人们是否十分怀念那两个女人:希拉里和玛丽。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Tags:特朗普   川普

很赞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