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比特币 > 比特币新闻比特币新闻

起底OKEx的暴力发家史

2020-03-19 17:39:10来源:45区作者:45区栏目:比特币新闻人已围观

简介近期比特币价格腰斩,合约用户损失惨重,投资者小曾就是其中之一。由于OKEx的APP宕机,造成无法及时平仓,他损失了3万。3月12日晚,小曾曾试图登陆OKEx,对自己持仓的比特币5倍多单进行

近期比特币价格腰斩,合约用户损失惨重,投资者小曾就是其中之一。由于OKEx的APP宕机,造成无法及时平仓,他损失了3万。

3月12日晚,小曾曾试图登陆OKEx,对自己持仓的比特币5倍多单进行平仓操作,但由于APP短时宕机,显示无网络连接,错过了平仓的良好时机,最终爆仓。

“我可以接受行情波动导致损失,但因为交易所故障出现不能平仓,这个损失我不能接受。”小曾表示他正在寻找更多的受害者一起维权,“我亏得太少了,OK和警察都不重视。”

然而,此前的OKEx爆仓维权最后都不了了之,小曾的维权之路恐怕也不会一帆风顺。

1、OK之路

OK的发家史可以追溯到七年前的OKCoin。2013年6月,徐明星成立了OKCoin,成为国内第一批比特币交易所,上线第一个币种:莱特币。

彼时莱特币还是无人问津的小币,但最终莱特币跟随比特币暴涨,推动OKCoin走红。很快行情寒冬降临。2013年12月5日,国家五部委发文,明确比特币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

此时现货交易频次降低,OKCoin在2014年3月上线P2P融资融币业务,将P2P借贷和比特币融合为一;同年8月,OKCoin在国内首开比特币期货合约交易。

然而,在行情早期,这两项金融产品漏洞百出,并且风险性极高。OKCoin此前还发布了一份《联合自律声明》,明确表示:禁止融资融币杠杆等严重破坏比特币生态的行为,保障投资者的利益。

OKCoin的行为引起比特币投资者们的抵触。一些人直言这份声明就是一个笑话,一场show。

OKCoin发布的联合声明

(联合声明截图)

当时,国内比特币购物应用币须网入驻商家366爱购城发布一则声明,谴责部分交易所开通比特币期货交易,并将考虑暂停接受比特币支付。

但外界的抵触,并没有让OKCoin放弃这两项赚钱的产品。直到2017年1月,监管部门约谈,OKCoin的比特币现货融资、融币的“冒险”才告终结。

不过,最赚钱的期货合约保留了下来,且期货产品不断拓展。期间爆仓维权事件时有发生,却都没能掀起浪花。直到2018年,OK维权事件才为人所周知。

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发布公告,即币圈现在熟知的「九四通知」,OKCoin对外宣称停止国内服务并将主体迁移至境外,成立了新的交易平台OKEx,由徐明星担任创始人。

但OKCoin目前仍然可以打开,大陆用户仍可注册并进行加密货币交易,并未真正停止服务。

简单而言,虽然对外宣称OKEx属于境外公司,OKCoin与OKEx都属徐明星所有。实际上,OKEx也仍对中国大陆用户开放,这是引发2018年一系列维权事件的前提。

整个2018年,OKEx都活在维权的阴影之下,其中之一便是合约爆仓维权。“我在OKEx爆仓1.2亿元,希望OK给个说法。“重庆投资者Lang在论坛发帖表示,自己2018年在OKEx亏了上亿元。

OKEx维权者

Lang列举了爆仓的几个疑点:平台禁止加仓,只允许加保证金;爆仓时没有极端行情,但是合约价与现货价之间相差10%几的价差导致爆仓;爆仓时没有看到对手交易单的买盘,并且瞬间爆仓,大概1秒钟不到就看不到,令人生疑。

损失惨重的Lang维权无门。

“Ok在9月中旬删除了我在平台交易的记录,并且无理由无通知冻结了我在平台的账户,冻结时账户资产余额约时值人民币250万元。通过再三的磋商,11月底OKEx平台已解冻我的账户,悲剧的是原价值250万元的资产已经缩水到只剩100万。”

Lang只是OKEx爆仓维权大军中的一员。吴军(化名)也在OKEx上爆仓,亏损达到上百万元。

“如果是正常爆仓我肯定认,但「拔网线」我绝对不认。”吴军表示,2018年9月5日下午,比特币暴跌,OKEx发生宕机,APP闪退、无法登陆,导致他没办法平仓或者补仓,只能眼睁睁看着近300万资金被洗劫一空。事后他跟客服交涉,认为OKEx应该承担主要责任,但屡次沟通都未能起效。

「宕机」、「插针」也是OKEx维权者们最常提的词汇。当时,OKEx的交割价格还是交易所内成交价,由于深度不足,多次发生插针情况,投资者也因此产生爆仓。

另外,吴军、Lang等一众维权者遭遇的OKEx不正常爆仓事件,主要发生在3月9日、5月23日、9月5日、10月11日这四个日期,前去OK总部维权的也主要是这几次爆仓事件的受害者。

当时,尽管一众维权者堵住了OK在北京的总部大门,但始终没有结果。一些激进者甚至选择跳楼、喝药、喷洒敌敌畏依然一无所获。维权者陷入了悲观的情绪。

2018年9月,大批维权者围堵了在上海出差的徐明星,随后徐明星被带去派出所协助调查,24小时后被释放了。官方解释是北京已经立案,上海不能重复立案,但这并不能令维权者信服。

2018年至今,OKEx都活在维权事件的阴影之下。不过,从外界披露出来的情况看,投资者维权成功的也寥寥无几。

与此同时,OKEx也深陷联合项目割韭菜的漩涡中,成为引发投资者维权的另一大原因。其中有两个颇受关注的案例:WFEE以及近期的OK子交易所跑路事件。

据悉,WFee本是一个基于WIFI共享经济的区块链生态项目,该项目Token流通量26亿。2018年4月上线OKEx后,一直默默无闻,交易量也十分惨淡。

之后WFee对外宣称系OKEx所投资,OKEx是WFee的大股东,且WFee加入了OK交易所共赢计划,当时客服还在群里发起了一个WFee和OK合作的交易所名字的投票。WFee的宣传从未遭到OKEx方面的正式辟谣。

然而,WFee接下来却被曝出一系列严重问题:白皮书造假、流通量增发到100亿、把在OKEx的壳卖了、团队失联等,币价也狂跌99.99%。

WFee事件

(WFee事件截图)

直到WFee项目方跑路,OK方面的客服也没向投资者给出明确的答案。最终,WFee宣告归零,OKEx默默下架了该项目代币。

“OKEx是WFee的大股东,(大交易所里)只有OKEx上线了这个币,OKEx收了WFee几千万的上币费,WFee的行径根本就是「诈骗」,OKEx要负平台责任。”有维权者给出这样的解释。

OKEx官方的解释却是「并不清楚项目团队情况」,遭到了维权者关于交易所是否真正履行了审核义务的质疑。

就在近期,OKEx子交易所纽币交易所也被曝出“割韭菜”,而OKEx的回复是,只给纽币提供技术,并不参与运营。

OKEx的官方回复

(OKEx的官方回复)

不过,纽币交易所随后却发文表示,资产全部在OKEx手中。因大量受害者维权,OKEx最终迫于压力冻结了纽币交易所的提币,令其整改,才没有出现大面积维权事件。

过去几年,由于OKEx的技术失误以及主观审核不严,维权事件频繁,包括新浪等主流媒体也进行过追踪报道。

这就牵出了另一个问题:OKEx究竟为何始终屹立不倒?答案涉及多个维度。

首先,OKCoin一直对外声称与OKEx并无直接关系,导致用户维权无门。客服通常推诿说,只能帮忙反馈OKEx。

其次,有维权者向媒体透露,OKEx会摆平维权团队中的激进者。“维权成功的很少,他们只给那些敢拼命的人赔偿。”维权者吴军说。

2018年,维权者李贝还选择了「不文明」的维权方式。网络上流传的视频显示,他跪地痛哭,并高呼「徐明星我给你下跪了」、「徐明星还我血汗钱」。视频很快传遍币圈,李贝也因此得到了和OK公司谈判的筹码。

和解协议

(网传和解协议)

除此之外,维权团队的领头羊也会得到赔偿,但必须承担劝退其他维权者的义务,吴军就曾被维权队伍组织者劝退。

OKEx屡次被维权却毫发无损,维权者们推测这或许与其豪华投资阵容有关。

根据媒体报道,除徐明星外,OKEx其他的股东主要是知名的风险投资人。其中:

·史玉柱女儿史静持股13%;

·策源创投创始人冯波持股9.86%;

·中国艺术基金会副主席卓玥持股5.08%;

·小嬴科技创始人、原艺龙创始人唐越持股7.89%;

·风险投资人麦刚持股5.08%;

·美图创始人蔡文胜持股1.82%;

·上海联创创始人、同时也是策源创投冯波之兄冯涛持股0.5%;

·银泰集团董事长沈国军也参与了投资。

OKEx的股东

2、OK的应对

一直处于维权阴影中的OKEx也曾试图扭转形象,近两年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比如在2019年引入徐坤作为战略副总裁,借用其清新靓丽的形象让人对OKEx有所改观等。

但在行业竞争层面,OKEx依然屡次掀起“口水战”。

一切争端的背后,都是业务上的利益纠葛。这种情况自火币以及币安入局合约市场后,更加愈演愈烈。

去年3月,国外研究者质疑OKEx交易量造假,比例高达93%;6月,区块链透明度研究所(BTI)的市场监测报告指出,「OKEx刷量比例超90%」。9月,BTI再次发布新的监测报告,文中称OKEx的造假交易量仍超过75%。

虽然刷量一直是行业的「常规」操作,但如此巨大的落差还是引起了公众对OKEx真实交易量的讨论。

2019年年底,OKEx借壳港股上市公司上市,并改名欧科云链,但欧科集团整体业务还是以交易所OKEx为主。

就在此时,OKEx首推期权交易。

“期货你亏一个月,起码弄懂规则;期权亏三个月,连规则都不懂。”投资者杜宇认为,对于普通的投资者而言,期权的门槛较高且更复杂,“交易所应该专职于提供更好的服务,目前期权的市场前景并不高,投资风险也更大。用户教育不足的情况下,OKEx首推期权,真的是把散户当成手续费的摇钱树了。”

目前来看,期权仍然属于小众交易品类,而普通散户也可入场,更加速了市场存量资金的消亡。

OKEx

今年,OKEx在平台币之外,又发了新币OKT。2月,OKEx宣布公链OKChain测试网发布,同时发行新币OKT作为基础通证。然而,OKT总量以及具体发行规则却迟迟未出。

“OKT的出现,是在稀释平台币OKB的价值。公链OKChain目前并无应用场景,因此未来OKT可能就是空气币。“杜宇表示。

目前OKEx还在做着各种业务探索,但基本声量要小很多。

从2018年开始,徐明星似乎就想从OK系「抽身」。2月,徐明星辞去OKEx的CEO职位,改由李书沸担任(后离开),徐明星的头衔也变成OK区块链工程研究院院长以及OKCoin币行CEO。

然而,OKEx依然与徐明星有着理不断剪还乱的关系。

何一曾爆料,OKEx的微博号CEO Jay hao其实是徐明星的小号,由其控制。这种说法并非空穴来风,在欧科集团年会上,并没有看到Jay hao其人的身影。

另外,不少与Jay hao有过接触的人都表示,只是通过文字接触,从没见过真人。

而业内观察人士认为,徐明星之所以这么做,也是为了对外将自己与OKEx分割开,既避免了维权的麻烦,或许也更方便自己接近国内监管层,此前多次公开场合的言论都可见他的投诚之心。

目前至少国内并没有可能颁发交易所牌照的信号。不过,OKEx仍然位居国内币圈三大交易所之一,徐明星本人也以百亿身价登上胡润2020年全球富豪榜。

Tags:OKEx

很赞哦! ()

文章评论

    共有条评论来说两句吧...

    用户名: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