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股票股票

P2P:在A股的一场梦幻西游

2019-12-19来源:杨万里/二掌柜作者:德林社栏目:股票

简介P2P就像一位媒人,牵起了一根红线,将资金出借双方联姻在一起。这一股“疯”后来也吹到了A股,刺激了躁动的资本,约70家上市公司纷纷布局P2P业务

1976年,孟加拉国农业经济教授穆罕默德·尤努斯首次实施小额贷款试验计划,拟为穷人打造专属“银行”。

当时小额信贷是一个简单概念,任何人只要不以搜刮穷人为目的,市场都能接受。随后,小额信贷在印度、孟加拉国等地开始盛行。

小额信贷从南亚兴起,被资本市场认可则是在美国。2014年12月,Lending Club公司在纽交所上市。这家被誉为P2P行业鼻祖的美国公司,挑逗着太平洋西岸某些人的神经,带起了中国P2P创业的节奏。

P2P公司在国内之所以能迅速生长,与中国特色关系紧密:一方面,民间闲散资金较多,但老板性投资渠道有限。炒股?亏损占多数。炒房?资金不够。另一方面,小微企业、民营企业又面临融资难困境,对贷款有长期需求。

P2P公司就像一位媒人,牵起了一根红线,将资金出借双方联姻在一起。这一股“疯”后来也吹到了A股,刺激了躁动的资本,约70家上市公司纷纷布局P2P业务。

短短几年后,当上市公司经历踩雷、剥离P2P业务资产、实控人被立案调查等一系列风暴后,最终发现,P2P原来是一场梦幻“西游”。

P2P:在A股的一场梦幻西游

一、A股遇上P2P,一场资本游戏

2006年,“海归”唐宁模仿“小额信贷之父”尤努斯给贫困妇女借钱造竹椅的模式,给刚毕业的学生借钱参加就职培训,创建了宜信。1200公里之外的上海,另一位尤努斯的信徒顾少丰正在推行小额借款,创建了拍拍贷。

早期的网贷平台属于金融市场的新生事物,它们仅在夹缝中寻求生存,尚未在社会上普及。

直到2014年,在互联网创业呼声此起彼伏以及牛市行情爆发背景下,“互联网+金融”才真正成为风口上的猪。做小贷的、做融资担保的、做民间借贷的从业者,凭着敏感的嗅觉,纷纷涌入P2P行业。

在南方,一位名叫丁宁的80后将开罐器和螺丝生产业务转型成融资租赁业务,成立了“e租宝”。

金融市场的“丁宁”们并不少,没有金融从业经验的他们打着“普惠金融”的口号,拿各式各样的“金融科技创新奖”,成立了各种P2P平台,搅动着金融行业。

在海浪走向高潮之际,A股的上市公司们也不淡定了。经营P2P业务的公司虽然不能独立上市,但可以通过各种渠道实现“曲线”上市。上市公司涉足P2P业务,主要分四种类型:

第一种是通过借壳、并购重组登陆资本市场。

熊猫金控前身叫浏阳花炮,是整个花炮行业的龙头。在2014年7月,熊猫烟花投资1亿元成立P2P平台银湖网。难道老板赵伟平是担心烟花易冷,要进入火热的互联网金融行业?赵老板出手彪悍,直接把花炮业务给剥离,于次年4月彻底转型为互联网金融公司。在消息刺激下,其股价一路飙涨,出现过6次涨停。

在浏阳花炮改名后不久,曾被外界誉为“冰箱出口冠军”的奥马电器不甘踏空风口,也进军了P2P行业。2015年11月6日,奥马电器宣布以6.12亿元现金收购中融金51%的股权。对于这笔交易,二级市场反应热烈,奥马电器复牌后连收8个一字板。从10月底到11月26日,不到一个月,股价从34元一路涨到了128元(复牌前),新老股东都赚得盆满钵满。

第二种是上市公司参股、控股P2P公司。

2014年3月,凯恩股份、大连控股、中捷股份三家上市公司联合浙报传媒控股推出了经营P2P业务的公司,前海理想金融。三个月后,顺络电子、奥拓电子、欣旺达、沃尔核材、兴森科技、宇顺电子、证通电子、新纶科技等16家上市公司又分别出资参股成立了鹏金所。

绵世股份和多伦股份比较另类,自个儿跳了一曲华尔兹,成立了控股公司。2014年11月,主业为房地产的绵世股份投资500万元推出了“隆隆网”。主业同样为房地产的多伦股份,在牛市高点之际,高调宣布自己转型互联网金融,为了蹭热点,甚至把名字直接改为谐音“匹凸匹”。

第三种是大型金控公司布局网贷相关业务。典型案例如中国平安旗下的陆金所、青岛海尔旗下海融易、联想控股旗下奇乐融、巨人网络旗下投哪网等。

第四种比较另类,P2P公司实控人成为上市公司实控人,但未将资产注入,典型公司如派生科技。

不完全数据显示,在2014年,大约有70家上市公司通过收购、参股、设立子公司等方式涉足了P2P行业。奇葩的是,有些上市公司仅投资几十万也被标签上了“互联网金融”概念。

P2P是一场游戏,资本玩的是大游戏。上市公司青睐P2P业务,要么是为了开展资本运作,要么是为了转型发展或金融创新。

待潮水退去,再看谁在裸泳。疯狂过后,寒冬来临。

二、上市公司、资本玩家踩雷

2015年下半年,投资者经历了至暗时刻。大盘在6月刚刚站上5178点,随后拐头向下,一度跌至3000点。

正当投资者舔伤口,三个月后,丁宁就被公安控制,“e租宝”非法集资事件犹如蝴蝶效应,引发p2p行业大震荡,随即迎来了爆雷潮。

P2P的定位本应该做个介绍相亲的媒人,不管婚后幸福与否。但在现实中,由于运营者的贪婪与管理不善,部分平台最终演变成了“庞氏骗局”。

2018年,是P2P行业的拐点,一批网贷平台逐渐被出清。以唐小僧、善林金融、牛板金、草根投资、投之家等为代表的知名平台轰然倒塌,甚至,一度出现了24天内超200家平台爆雷的闹剧。

曾经风光无限的P2P,转眼间成了资本圈最大的“地雷”,在连环爆炸后,资本玩家也被波及。

2019年3月23日,上线运营10年、累计出借超4千亿元的P2P平台红岭创投宣布清盘。5天之后,派生科技实控人唐军自首,小黄狗申请破产重组,派生科技股价开始崩盘,上演连续7个跌停模式。

7月18日,平安旗下的陆金所宣布退出P2P。一个月后,资本大佬戴志康投案自首,而此前,证大系承诺不甩锅、不跑路、不失联。

10月10日,熊猫金控公告称,银湖网已被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经侦支队立案,其股价随即出现两个跌停。事实上,早在2016年年末,熊猫金控旗下互金平台银湖网和熊猫金库就出现了9912万元的债权逾期。

近日,奥马电器宣布以2元价格把旗下的P2P资产给“贱卖”给老板赵国栋。要知道,在2015年和2017年,奥马电器可是花了13.96亿元从赵老板手上买的。没想到买了不到一年,P2P就开始雷声不断,奥马电器在2018年就计提了11.21亿元的金融坏账准备,同时对收购P2P的商誉计提了5.48亿元,导致2018年巨亏19.03亿。

截至目前,已有奥马电器、盛达矿业、匹凸匹、高鸿股份、益民集团、东方金钰、新纶科技、奥拓电子、华鹏飞、佳士科技和天源迪科等多家A股上市公司选择剥离P2P业务。

三、P2P开始“退潮”

“收益率超过6%的就要打问号,超过8%的就很危险,10%以上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对于收益率动不动超10%、20%的P2P平台而言,行业监管迫在眉睫。

今年11月15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领导小组办公室联合下发《83号文》,明确提出要引导部分符合条件的网贷机构转型为小贷公司,主动处置和化解网贷机构存量业务风险,最大限度减少出借人损失,维护社会稳定,促进普惠金融规范有序发展。

与此同时,山东、湖南、河南、重庆、深圳、河北等地方金融办相继宣布对P2P进行“清场”。截至9月末,停业网贷机构已经超过1200家,全国已立案侦查786家。

作为金融行业龙头机构,平安的动态可谓是个风向标。在83号文下发后,银保监会正式批复同意平安集团在上海市筹建平安消费金融有限公司。从网贷到消费金融,不仅是名词的改变,更预示行业性质在变。

P2P退潮信号明显。

结语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P2P的兴起与没落充满了戏剧性。投资者的贪婪、资本的无知、平台的冒险、法律的空白刺激这一新型金融产品的野蛮生长。在泡沫挤大破灭后,最终又落得一地鸡毛,数百万投资人血本无归。上市公司同样被欲望迷住了双眼,盲目布局后吞下苦果。

出来混,总要还的。面对P2P退潮,也许老百姓会说,“爱克斯(X)光照人,看透你了”!

P2P   A股

很赞哦! ()

    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