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热点热点

N号房里26万人的集体“性侵”

2020-03-29 16:50:01来源:编辑部作者:ONE文艺生活栏目:热点人已围观

简介N号房事件,牵扯进去的韩国男性有26万,但真实数字也许远不止于此。当你发现一只蟑螂,说明暗处藏着至少一窝蟑螂。当你发现这个国家有26万变态时,你又知道暗处藏着多少充满欲望的

N号房事件,牵扯进去的韩国男性有26万,但真实数字也许远不止于此。当你发现一只蟑螂,说明暗处藏着至少一窝蟑螂。当你发现这个国家有26万变态时,你又知道暗处藏着多少充满欲望的眼睛呢?最后希望大家不要搜索相关资源,不管出于什么心理,搜索就是参与保护好受害女性隐私,防止二次伤害。

韩国N号房主犯

自从点开“N号房事件”的热搜后,到现在我还气得肝疼。

N号房是什么?我先简单描述一下。

“高学历男性,胁迫多名女性,在26万人的网络聊天室,发布高度暴力的色情内容。”

关键词包括:

割去乳头

私密处插剪刀

在皮肤上用刀刻“奴隶”

……

嗯,还有个网友指出了重点:包括未成年人,未成年人,未成年人。

N号房罪行汇总

并且直到现在,观看直播的26万人,还在为自己疯狂洗白。

他们拒绝公开姓名,拒绝公开住址。

甚至认为,那些女孩都是荡妇,只有自己,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看到这件事情后,我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去了微博、推特寻找更多的信息、进展、细节。

现在,我想带着你们还原这个恐怖的N号房事件。

并且我准备了4个问题,想质问那试图脱罪的26万人。

1、N号房到底是什么?

N号房的一切,要从一个叫telegram聊天室说起。

在这个软件里,保密等级极高,几乎可以做到完全抛开姓名。

运营者只要在这里创建房间,添加会员,就可以直接把视频转发给会员们。

而N号房就是这个软件里,一切下流聊天室的总称。

为了满足各种各样极端变态的要求,N号房们的分类,非常细——

女护士房,女教师房,女警察房。

甚至,还包括女学生房,女婴儿房。

对,你没看错,这些畜生甚至把脏手伸向了未成年和婴儿。

在目前74个报警受害者中,未成年多达16个,年龄最小的才只有11岁。

你可能会问,从哪里找来这些女孩呢?

而我想告诉你,这些胁迫女孩的人,非常会抓弱点。

他们的惯用手段,是冒充警察或者经纪人,诱导女孩交出自己的私人信息。

然后胁迫她们拍下大尺度照片。

当女孩想要反抗时,他们做了这些事事——

“我给你们学校,送去了一个USB。”

“如果你不回复我,我就把你在卫生间里的视频,发给你的父亲。”

“我还会给你家里寄点东西,让你一辈子活在恐惧中。”

威胁受害人的短信截图

这些人,掐准了女孩的自尊心。

然后从最开始的大尺度照片,进一步压榨下去。

让她们自拍不雅动作。

让她们食用排泄物。

让她们割伤身体。

甚至让她们在私密处,放入异物。

手段残忍,禽兽不如。

而这些,正是N号房的成员们,获取快乐的途径。

甚至,他们有着统一的行为准则。

比如,必须说侮辱女性的话,将她们称作“来月经的东西”。

又比如,把偷拍的镜头,伸向自己的身边人。

甚至有一些,在强奸女孩时,把直播同步到聊天室。

N号房的每个人都是杀人犯

而这些视频的“享受者”,在警方的统计下,已经达到26万人。

他们观看、购买、转发。

你可能对26万的概念很模糊。

来,我帮你算一算。

韩国上下总共5223万人,男性约有2600万人。

也就是说,每100个男人里,就有1个观看者。

还有网友用了更直观的比喻——

你在韩国看到出租车的概率就是你遇到N号房会员的概率

不恐怖吗?

而这,还是没有计算一个账号、多人共享的情况。

2、那26万“无辜”的韩国男人

可怕的不是数字,而是数字背后的人。

如果你再深入一些想,就一定会觉得细思极恐。

因为,这26万人平时根本与常人无异。

他们可能是孩子的父亲,妻子的丈夫,妹妹的哥哥,姐姐的弟弟,母亲的儿子。

甚至被抓获的运营者之一,是在校成绩优异的学生,还担任过校报的编辑。

知人,不知心。

而更令人愤怒、恐惧、恶心的是,民众的怒火还没熄灭,这26万人已经开始在网络上疯狂的为自己洗白。

他们是这么说的——

“因为太委屈了,觉都睡不着。”

“我没有胁迫,我只是观看,我没有犯罪。”

“难道不是那些荡妇,错误更大吗。”

N号房会员洗白

言论恶心至极。

这群人拿准了“受害者有罪论”反咬被害女性,甚至还试图用“买卖双方自愿”妄图为自己脱罪。

但讲真的,购买、传播、观看的人无辜么?

我来告诉你们:绝对不是。

相反,那些购买观看者,恰恰才是整个链条的始作俑者。

来,我们来理一下这个利益链条。

为什么会有N号房?为什么会人胁迫女性?为什么会有人录制、售卖、传播这样的视频?

还不就是因为,它有暴利可图。

而提供这些暴利,产生这些需求的人,正是这26万“被害者”。

其实,他们真的认为自己无罪吗?

我觉得不然。

他们真正害怕的,是公开身份姓名——

因为这样,他们就再也没办法带着恶魔的灵魂,在人群里继续做一个普通人。

而一边,这26万人还没绳之以法。

另一边,微博上的某些言论,也是令人触目惊心。

事件才刚开始发酵,微博上就成批涌现了这样的用户——

微博上售卖N号房视频的账号

售卖视频的账号和批判N号房的新闻同时出现。

难道,不够讽刺么?

而这样讽刺的众生相,或许就能说明为什么N号房们层出不穷——

有个别人变态,有一群人享受。

还有更多人,选择沉默。

3、忍不了,我要四问脱罪人

但我知道,不管沉默的基数有多大,也一定要有人站出来说话。

比如我,比如你们。

下面,我想4问这些试图为自己的洗白的丑恶之人。

第一。

有人说:我交了钱,是消费者,所以有错吗?

而我想问:花钱购买,就一定是合法的吗?

那花钱买象牙,花钱吃野味,花钱买孩子,不也都是犯罪吗?

这种将犯罪包装成消费的行为,就是纯纯粹粹的坏。

因为它的本质,是在剥夺践踏别人身心之上,建立快乐。

第二。

我想问:如果受害者是你的亲人,你还会看直播、求资源吗?

这26万人和求资源的加害者们,之所以能看的这么快乐,无非就是因为——

受害者和他们的关联性并不强。

但如果这些人是他们最珍爱的人,这些狗一定吠的比谁都凶。

犯罪者不就是利用人们的看客思维,在不断作案吗?

第三。

我想问:性冲动,难道是一切犯罪的保护色吗?

总有人为自己洗白说只是为了满足一时激情。

但是拜托,请你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尽情释放你的性冲动。

越过法律的界限,去看胁迫女孩的视频,和强奸犯在本质上有什么区别?

第四。

我想问:披着马甲,就可以不当人了吗?

这些加害者之所以为所欲为,不过也就是因为telegram保密性高,不会暴露身份。

甚至不到见光的那一刻,他们根本不会有悔意,有的只是脱罪的洋洋得意。

但身份、名称其实永远都只是代称啊。

一个正常的成年人,不管匿名与否,私密与否,都应该保有最基本的人性。

4、最后

其实,就算写完了这篇文章,现在回顾整个事件,我也依然感到头皮发麻。

很难相信,人可以恶到如此地步。

但这里,依然有一点让我感动的地方。

事情一爆出,韩国百姓集体请愿,很多明星勇敢发声。

而最值得佩服的,是最先探索出N号房的两个大学生。

他们在采访SM群体时,无意发现了这个组织。

但由于Telegram取证困难,他们足足卧底了6个月。

每当参与者有行动时,便立即反馈给警方。

在这6个月中,他们无数次试图去帮助女孩们自救,虽然这些女孩很快就和他们失去了联系。

他们一次次发问:被关进地狱的孩子,现在在哪里?

而就是因为这些努力,N号房终于被暴露在太阳之下。

我感叹人性的恶,也感叹人性的善。

但正是因为这些善意,让我相信,一切犯罪都会被绳之以法。

N号房事件,还在继续。

而我由衷希望,那26万人,一人不少,一字不差,通通都被曝光。

Tags:N号房

很赞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