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经济新经济

伟大的博弈——华尔街金融帝国的崛起之路

2020-03-11 10:56:11来源:孔露娇作者:创业邦栏目:新经济人已围观

简介世界上不会有任何其他地方的历史像华尔街一样,如此频繁和千篇一律地不断重复自己。这个资本的游戏亘古未变,同样亘古未变的还有人性。长期以来,“华尔街”一直是纽约

世界上不会有任何其他地方的历史像华尔街一样,如此频繁和千篇一律地不断重复自己。这个资本的游戏亘古未变,同样亘古未变的还有人性。

长期以来,“华尔街”一直是纽约金融市场的代名词,甚至成为了整个资本主义世界跳动的心脏。然而,这条其貌不扬的小街如何成为一个金融帝国的象征?

今天,我们来分享一本关于华尔街的启蒙书——《伟大的博弈》。

这是一部讲述以华尔街为代表的美国资本市场发展史的著作,展现了以华尔街为代表的美国资本市场在美国经济发展和起飞过程中的巨大作用。

故事跨越了350年的历史,既有金融投机故事、政府救市故事,也有动人心魄的大萧条、大倒闭风潮,更有大国之间的博弈故事。

在很大程度上,华尔街推动美国从一个单一经济体成长为一个强大而复杂的经济体。在美国经济发展的每一个阶段中,以华尔街为代表的美国资本市场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一方面,华尔街为美国经济的发展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资金,另一方面,伴随着美国经济的发展,华尔街也成为全球金融体系的中心。

华尔街

华尔街的由来

华尔街的历史离不开荷兰人。

17世纪,荷兰爆发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有记载的金融泡沫——“郁金香泡沫”。

当人们意识到这种投机并不创造财富,而只是转移财富时,所有人清醒过来,郁金香泡沫破灭了,成千上万的人在这个大崩溃中倾家荡产。

后来,荷兰人来到北美大陆,并将这种狂热的商业精神带到了纽约。荷兰人很快就发现了可以炒作的东西——贝壳串珠,这次大投机也揭开了北美350年的金融历史。

作为曾经的欧洲强国,海上马车夫,荷兰的金融、银行、证券交易所、信用、保险,在17世纪已经出现,这让荷兰瞬间成了欧洲强国之一。

荷兰人将最先进的现代资本主义制度带到了纽约,那时候纽约被称为“新阿姆斯特丹”,归属荷兰。1644年,英国人攻入纽约,新阿姆斯特丹变成了“新约克”(New York),后来简称“纽约”。

荷兰人为了防御英国人,在纽约修了一座墙,虽然并没有起到防守作用,但这座墙旁边的一条街因此得名“墙街”(Wall Street),后来音译成了“华尔街”。

在这个过程中,有两个人起到了决定性作用,一个是亚历山大·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一个是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这两位都是美国的开国元勋。但汉密尔顿推崇商业活动,而杰斐逊则反对任何投机活动。这两种意见,一直伴随纽约和美国金融的发展。

重新认识资本

350年间,华尔街体验了发展、繁荣、毁灭、重生,成长为如今的样子。

这段历史,充斥着阴谋与黑幕、贪婪与疯狂、泡沫与崩溃,将人性展现的淋漓尽致,以至于杰斐逊称之为“人类本性堕落的大阴沟”。

资本市场,从其诞生的第一天起就充满了争议,但这个被称为“罪恶之源”的东西,实际上和劳动力、资源、技术一样,是国民经济中所不可或缺的要素。

没有工人和原材料,就不可能造出汽车,没有工厂也不可能造出汽车,而工厂、原材料、工人的薪水,以及一个成功企业所必需的无数其他先决条件,都需要有资本才能得到。

从19世纪上半叶开始,华尔街支持运河和铁路的兴建,将美国早期相互分割的区域经济体连接在一起,第一次形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全国性经济体。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假如依靠单个资本积累到能够修建铁路的程度,估计直到今天世界上还没有铁路。通过股份公司集中资金,转瞬间就把这件事完成了。”

19世纪末,美国的钢铁、化工、橡胶、石油、汽车等产业,依托华尔街的融资和并购活动迅速崛起,一举完成重工业化并超越欧洲列强,产生了通用电气、美国钢铁、通用汽车、杜邦等世界级企业。

20世纪50年代,在昔日“淘金热”造就的旧金山南部郊区的农场中,斯坦福大学的两位年轻人创立了惠普公司,这一片原本以果园为主的山谷,随后演变成为独步天下的全球高科技圣地——硅谷。

在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美国的创业者们与华尔街的结合创造了无数奇迹,推动了个人电脑、通讯、互联网和生物制药等新兴产业的出现,培育了微软、思科、苹果、甲骨文和亚马逊等一大批世界级公司,并使得美国成为创新大国。

在美国经济走向世界舞台中央的每一步背后,我们都能够看得到华尔街的影子。资本的博弈客观上推动了美国社会资源的市场化配置,华尔街得以成为全球第一大资本市场,纽约得以成为全球金融中心,美国得以成长为真正意义上的现代经济体。

长江商学院金融系梅建平教授曾经提过一个问题:在鸦片战争和甲午战争期间,清政府国内生产总值分别是英国的4倍和日本的5倍,这么悬殊的国力,是什么让英日两个以小胜大、以弱胜强呢?

他给出的结论是:资本动员能力的差异、金融资本市场和金融工具的差异。

事实上,资本动员能力往往是推动大国发展的原动力,最终成就伟大帝国的,往往不是生产能力,而是资本动员能力。国家如此、企业如此,个人成长发展也不例外。

《伟大的博弈》的作者约翰·斯蒂尔·戈登(John Steele Gordon)认为,在过去100年里,美国社会发生的最深刻社会变化是,更多的人成为了“资本家”。在一定程度上,资本市场实现了股份的高度多元化和社会化,有助于缓解社会矛盾,实现共同繁荣。

在曲折中前进

早期的华尔街是一片蛮荒之地,投机盛行,欺诈猖獗,法律缺失,监管缺位。

在19世纪“运河股”和“铁路股”的投机狂潮中,很多发行的股票纯属欺诈,项目从未动工,而过度投机和过度建设又使得很多建成的运河或铁路从未启用。

20世纪20年代,一战后美国经济的复苏催生了股市的繁荣,也带来了全社会的疯狂投机,加之监管的缺失和过度自由的经济发展模式,造就了1929年的股灾。

2000年前后,华尔街在高科技泡沫、房地产非理性繁荣和过度证券化的催生下,再次踏上了不归之途,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几乎在瞬间波及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然而,1929年的股灾,带来了罗斯福的“金融新政”和现代金融体系的基本监管和法律框架。2008年的金融危机,使人们认识到需要对过度创新加强约束和监管,并寻求全新的全球治理体系。

华尔街的历史告诉我们,资本市场走向成熟是一个曲折的过程。

华尔街作为金融中心,不断地从繁荣到泡沫,进行自我完善和修复,从大运河热潮到铁路股爆发,直至21世纪的互联网泡沫。

国家、资本、人性,在历史的长河中始终存在着博弈。我们要从历史中吸取经验,努力识别最优路径和偏离路径,在博弈中辨别方向,理性思考。

和华尔街金融帝国300多年的历程相比,我国资本市场的发展不过短短30年历史。

作为金融资本市场建立的标志,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1990年才建立,中国发行的第一只股票(深发展)是在1986年,只有34年的历史。

本书译者祁斌2010年再次造访华尔街时感慨:“10年前,大部分华尔街人尚未听说过中国资本市场,10年之后,华尔街每个交易员清晨第一件需要做的事,就是看一看前一天晚上中国股市是涨是跌。短短10年内,中国资本市场成为为规模仅次于华尔街的全球第二大资本市场,背后是中国经济的崛起和中国资本市场的不断改革创新。”

中国版的“伟大的博弈”即将上演。

《伟大的博弈》精彩语录

在历史上相当长的时间里,英国比美国富有得多,美国人修建铁路,开办工厂,需要资金,英国人则到美国市场来投资。美国人修成了铁路和工厂,英国人成为这些铁路和工厂的所有者。但是,当市场崩溃时,英国人就会把这些股票低价抛售给美国人。结果,美国人既得到了铁路和工厂,又拿回了这些铁路和工厂的所有权,变相地洗劫了英国的财富。

必须有一个强有力的中央银行。

在19世纪后半叶金融危机来临的时候,美国不得不依靠J·P·摩根个人来扮演中央银行的角色。

从长期来看,一个完全自由的市场是一定会崩溃的。胡佛曾说过,资本主义的最大问题是资本家本身——他们太贪婪,他们总是牺牲市场整体利益来服务于他们自己的利益。

任何一个市场都需要警察和裁判,一个自由的市场并不是一个没有监管的市场,市场需要有人仲裁,也需要有人来制定规则。

20世纪90年代之后,道琼斯指数一路上升,从1990年的2000多点到1999年突破10000点。

关于作者

约翰·斯蒂尔·戈登,美国作家和经济历史学家。1944年生于纽约,1966年毕业于范德比尔特大学,获历史学学士学位。其祖父和外祖父均在纽约股票交易所拥有席位。1999年出版《伟大的博弈——华尔街金融帝国的崛起》,获得各界广泛关注。

关于译者

祁斌,1968年生于北京,1991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系并留校任教。1992年赴美留学,从1997年起开始在华尔街工作。2000年回国加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任战略规划委委员,现任职中国证监会研究中心主任。

Tags:

很赞哦! ()